文字缘 » 散文 » 秋了了,风尘也老了

秋了了,风尘也老了

2016-10-28 08:39 作者:勿忘心安 1344人读过 | 0条评论  相关搜索

当故事长满了小径,郁郁葱葱的也只是不愿褪去的曾经。

——题记

友说:山东那边冷吗?还未及秋深,没有多少冷意,也许冷的只是感觉吧。日子过得平凡,淡了那年的激情阑珊,心情就平和许多,也许明白了回忆终究是一个人的,秋水长天之外没有谁能一直等你。

当孤独渐次成瘾,落寞缠人,你来与不来真的没那么重要了。

又是一年中秋至,光阴咋就如此的荏苒呢,没有那些个感慨,也未加些许的感慨,到了这个年纪,节日便不再那么重要了,无非就是给岁月增添了一缕清愁,淡思且幽远着。剪短了长发,也剪短了所有俗尘,所谓千里之外的等待,就如这满地月光,那么迷离,那么朦胧,仲秋,也就远了一分,更薄了一分。每逢佳节倍思亲,故乡就成了我遥望的风景,那么沉的长河落日,也圆的更加深情。不知不觉竟做了异乡客,本就不喜欢过节,而此时更添了几分萧瑟,有丝落寞感。唯有相思是千古不变的话题,秋来,圆月,不是正适合他生长么,我想,该做一件应景的事,相约一壶酒,执笔一纸花间词,醉了,什么也不说。

我敬光阴一杯酒,岁月还我一叶秋,红尘太过繁华终究不是好事,会乱,会淡,会散,会妖娆,会不甘,于是更偏喜一指萧瑟的味道,有孤独的韵味,薄薄的欢喜,有了你的参与,寂寞便沉醉了。

秋风起了,落叶已经等在了瑟瑟的相思里,此刻,风烟俱净,你来了,也带来了厚厚的曾经,不重,如一整个秋天的落叶,却唯独缺少了一个故事,他应该是温婉而蹉跎的。我知道,不适合苏醒的就是那方该有的沉寂,最好有始无终。既已抛下所有,何必再去回头,与其挽着一个浅淡的解释,莫如依偎一个温暖的空寂。秋雨踏着风声而来,惊扰了那份温凉,这何尝不是一种薄情呢?

夜深了,细雨还在淅沥的落着,落在窗台与屋檐,发出清脆的声响,来拥抱着我的耳畔,偶尔送来一缕秋风,是沁凉的,这才记起,已是秋深了。路过一场雨,所有风物都是薄的,经不起掂量,经不起回忆。是否每一次邂逅都和岁月有关,一旦凋零便再也寻不见踪迹,就如这秋天的雨,起初就是凉的,一直凉到结局。落过雨的路口,佐以秋叶相伴,应是萧瑟而袅娜的,咫尺间,一个回眸,便萌生了一种欢喜,瘦瘦的,多了几分妩媚,几许清寂。与时光温柔相待吧,莫待离别后的清苦萦绕时,才知岁月应细水长流,风轻云淡。

轻续一点愁,天凉晚来秋,或许这一生已做不到精致,那就追求素简,喜温凉的花色,淡淡的文字,太过妩媚与唯美已没心思再读,不适合寡淡的心境,只有“懂”字最了解经年与往事有多重。一场秋雨将那个曾经坐断,寂寥就成了这个章节的分水岭, 于是,我收拾起所有回忆,嫁于了秋风。小字是凉的,亦是孤独,寂寞的,直至在凡尘深处开出一朵花来,可自从遇见了这种孤独,拾起了那份痛楚,自是妖娆而婉约的,模糊中,就再也割舍不得。落,也要飞舞在尘风中娇俏的蹉跎,秋,染了眉头,心在此时也是安怡的!

需要多久的深情,才能做到相看两不厌,或许很难。廖廖思绪,只能勾勒几笔梦的浅淡,墨迹稀疏间,你在,我亦在,也许就是山长水远,就是静默的欢喜。越奢侈的东西,越会转瞬即逝,越会孤独的落单,风,临摹不出情的模样,只好轻轻勾画他的轮廓,在等待岁月的路途中,不至于修饰的那么蹉跎。

一场烟雨,一场风尘,而此时置身于晚秋的萧瑟之中,烟雨似乎也老旧了,风尘便踏着凄清的薄韵而来,爬上门楣,染满枝头,荒凉也生了几分妖娆,兀自欢喜着。抬手,遇见了指尖的温度,于是眉梢溢出一丝暖意来,那是回忆还未凉,追思又拉起了过往,漫在眉间眼底,落落大方。有雨,微微殇,一个人的光阴,喜欢静默,怅惘,捻指细雨敲窗。

当风已步入深沉,我听到了往事落地的声音,那么的清脆,干净。一切都尘埃落定,踟蹰,只是为了让梦再次朦胧,终究还是远了,湮灭了所有期望,那就醉了吧,飘零,此生。年华向晚,就这样蹉跎了眸中的等待,抬眉遇见一抹苍凉,我知道,此时情是薄的,你也是薄的。撰写在纸上的岁月,静好的让人妒忌,越温婉越少了些许韵味,似乎唯有街角的残枝,才会懂得何谓相思,秋,一瞬间晚了,你,只争在朝夕。

秋浓了,妖艳便再也张狂不起来,眼前的枯黄,总能增添几分惆怅,一场花事,也媚到荼靡,许是到了了的时候才是动心的,迷人的。了,就了了吧,没有一种美好始终长久,如季节,如风景,如花草,如……爱情!

文字 勿忘心安

qq 1451613182

《秋了了,风尘也老了》的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赶紧去抢沙发!
发表评论(请文明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