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缘 » 杂文 » 静待花开

静待花开

2016-10-05 07:47 作者:牛老伍 2009人读过 | 0条评论  相关搜索

每次,学校的家长座谈会上,老师都会这样说:每个孩子都是一颗花的种子,只不过每个人的花期不同。有的花,一开始就会很灿烂的绽放,有的花,需要漫长的等待。不要看着别人怒放了,自己的那颗还没动静就着急,相信每一朵花,都有自己的花期,或许,您的孩子他是一颗参天大树。细心地,呵护自己的花,慢慢的看着长大,陪着他沐浴阳光风雨,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。相信孩子,静等花开。

第一次听到这样富有哲理的话,我深以为有道理,而听多了以后,就不以为然了,到后来,我听到参天大树一句时,就不禁有泪湿眼眶的感觉。因为我觉得,培养参天大树是苗圃的事,而让花儿随信绽放,那就是花园应该的事。倘若百花齐放,唯独您的那株遥遥无期,而您还巴望着它是参天大树的时候,这情景该是多么的无情!看着别人的花儿争相斗艳,您的苗儿或许只可能是那颗树儿,静悄悄的,就是想着成才也遥遥无期的时候,难道没有潸然泪下的冲动?

“出名要趁早”,这是有道理的事。您看春天一到,黄色迎春第一个在枝头露出笑脸,接着,桃花不甘落后追了上来,还有,不知道名字的花花草草,姹紫嫣红竞相赶着开放,唯恐落后,把整个春天装扮得妖娆艳丽,五彩缤纷。这时,连虫虫世界都感觉到了大地回春,伸个懒腰结束了冬眠……

而我,记不得许许多多花儿的名字,唯独,在最后一缕寒风里盛开迎接着春天的花儿,始终不会忘记。她不是五颜六色的,她也没有异香扑鼻,就是哪简简单单明黄色的迎春花,把大地从冬天唤醒。这毫无姿色的普通花儿,就因为占了个先机,于是很多人在那一刻便认识了她,记得了她,给她以高尚的赞美。

其实,我是很喜欢树的,尤其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。但是,如果把育人和栽树比喻起来,静待着苗儿十年、二十年的生长发育,我总还是觉得近乎残酷。想想,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叫我们有多少时间才看到她枝繁叶茂?或许,我们等不到这一天,自己就枝枯叶落般的凋零了。

我以为树和花不是一类的植物,如此,他们在一块就没有了可比性,所谓参天大树一说,恐怕是老师们为了安慰家长们焦躁不安的心情,亦或是为了掩盖自己没有尽到责任的说辞罢。于是这样,我便安心了。

只要不是和参天大树比较,每个品种都有自己的花期,他们彼此并不一样,或早或晚,或春或秋,但总归在可守望的信期里,我们便可以翘首以待。若把这些个姗姗来迟的花儿比成了大树,或者他真的就是颗大树,偏偏又把它栽于花园里,让心急如焚的家长拔苗助长又该如何是好?即便不这样,一个劲施肥补料,不待大树参天,也都被这般蹂躏得过早夭折了。

本来就是花花草草,于是就该开放在自己的季节里。“出名要趁早”不是说拿菊花去和迎春比,也不是把野外的苗儿和温室里的去比。在花花草草的世界里,在孩子们的世界里,他们应该是自由自在的生长,自由自在的享受着阳光雨露,园丁们要做的就是除虫害去杂草,只要在他们自己的信期里,他们按时绽放,这就够了。所谓出名要趁早,就是在自己的花期里,做最先绽放的那批。

时光不语,静待花开。在花花草草的世界里,我以为,就不要去想着仰望参天大树,也没有必要追求不期而遇,倘若花儿如期而至,这个世界就很美很美了。

2016年10月4日 牛老伍文集公众号:NLW-0731

《静待花开》的评论

发表评论(请文明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