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缘 » 小说 » 霸王别姬

霸王别姬

2016-10-02 14:35 作者:春草葳蕤 3689人读过 | 0条评论  相关搜索

文/春草葳蕤

夜色在血水中漂染过吗?如此将血色揉进了清辉里。为着什么呢?今夜的月色也染上了几分杀气,一个冷艳写在一轮月亮之上,惊艳了谁的一缕魂?飞进云天外,天上人间难有落脚处,盘旋在空中久久不肯回归。看月亮如冰轮,那些凹凸处可是山水隐在其中吗?究竟是隐着一个怎样痴情?怎样一段断肠的情殇?

青婉慢慢移动莲步,缕缕轻烟袅袅升腾起,飒飒刺骨的寒风将一颗娇柔女儿玲珑的心儿击碎了吗?却见她娉婷在风沙里轻轻的回眸去看那一轮月,心中泛起的可是无限的愁怅,那愁绪又为着谁?为着那样一份断肠的情恋。

一只只鸟儿鸣叫着飞过,一条条鱼儿自在的游去远方,想人儿怎么就不如一只鸟儿,一条鱼儿?已没有一丝一线的希望了吗?抬眼再次去看那轮圆月,青婉想问一声:月呀,你若懂人意,也该告诉那相爱的人儿呀,生死相依。

月在天空穿行似线穿牡丹般绣美,那国色天香中,要有多少泪水,要有多少马踏山河?可否就做个平常百姓家女儿,做对平白夫妻也如此难吗?

一句相问,只惊得一树树秋叶在秋天月光下四散飞离,那种离散的痛伤,也许只有树与叶子才会有这深切体会吧。一阵阵风过,青婉有些不胜之感,顿觉玉臂冷寒,一个寒颤,听到身后有人呼唤:“小姐怎么又一人到外面来,你身子可是刚刚好些呀,经不起冷风的。”

“是,醉霞,没有什么的,我已大好了。”

“沈老爷可是候你半天了,是不是还要回绝?”

“不了,醉霞,这些日子让你辛苦了。我见就是。”

“小姐您这样说折煞奴婢了,还请小姐多多体贴自己,你可是瘦了好多。”醉霞边说着边看着天上一轮明月,心里很为青婉担心起来。

月光似银,水波荡漾着,青婉轻似风儿一样的步态,真可是凌波微步,轻轻来到莲池旁边,借着月光看那一池莲花,秋露频滴。绿色的荷叶撑着颗颗凉露在月色里闪着奇异的光彩。

然而此时的青婉已无心赏荷,内心中一次次涌出的是伤感,是难以解说的苦痛,低下头来,轻轻的试泪,大有不胜之态。

醉霞看在眼里,难受在心头,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解劝,只好说着:“小姐,还是回去吧,怕是老爷等急了。”

“唉,也罢,醉霞前面引路,我今晚真有些糊涂了,竟难辩东西。”

穿过荷花园,绕行假山亭谢,再路过小花园假山石就来到了青婉的住处。

早有人候在那里,车马也停在门口,青婉说了句换换衣服就来,头不回进了屋子,立地的梳妆镜将青婉照的袅娜美艳,青婉边看着镜中的自己边低低对自己说:怕是真的应了那句,红颜命薄。

来在沈老板面前的青婉,却从未有过的从容:“沈老板,青婉这项有礼,青婉给你请安。”

“多礼多礼了,青儿能够见我,我已是很感激了,快,快快上茶。”

只是稍微一顿,就听沈老板说:“青儿可是想通了吧。我和你师娘可都是为你好呀。”

“嗯,是想通了,在这儿青儿再次感谢沈老板,无论怎么样,是你收养了青儿,是你教诲了青儿。给了青儿命一条生路,青儿的命是你的,你要拿随时都可以拿去。”

“哈哈,青儿听这口气是还记恨你师娘吧,连师付也不叫。”沈家艺捋了下亥下胡须,有些花白的头发在灯影里显得衰老起来。

青婉听着半天才说:“问师娘好吧,那一天我也有些心急,所谓话赶话无好言,多说少说的还请老人家多原谅我年轻不懂事。”

“不会,不会的,你师娘还是很记挂你的,记得闲下来回家看看。”

“嗯,记下了,只是青儿有最后一愿。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“说,什么事?只要我和你师娘能办到……”

还没等沈老板说完青婉就说:“只想与雁哥哥最后演一场《霸王别姬》到时一定要请上刘步承和我师娘还有师付您都来看看我的最后演出,我就嫁给那刘步承了,做他的姨太太,正如你与师娘所说的,去享尽人间荣华富贵,您与师娘也同享那荣华。”

“好,青儿能想明白,这是最难得的,还有什么心愿,告诉师付我来帮你去实现。”

“没有了,再没有了。”

那夜的风很凉,那夜的花因心伤,淍落了华彩,月在空中匆忙的穿行,秋霜已洒,江天遍染,枫叶好似被情激发的如血袭,红遍大江南北。

青婉静静的坐在一尾雕花焦琴旁,却见她一身湖蓝衣衫,长长的黑发在腰际缠绵。

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招唤着自己,突然间青婉想到了死,想到以死的方式来与恶势力抗衡,去奋争。

可是对穆雁哥哥是否有些不公平呢?想到雁哥哥,青婉立时香泪盈腮,低低的道: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此生生是你穆家人,死做你穆家鬼。

想到此不由得被自己的话语惊住了,身旁的醉霞也惊得脸色大变:“小姐,可不能做那傻事,至少还没有到那地步,何况老爷有养育之恩,也不会绝情到如此吧。”

“唉,罢了,醉霞,你也累了一天了,下去吧,我不会想不开的,由我自己静会吧。”

醉霞为青婉披了件长衫,就退了下去,顺便将门关起来,心里也有种难言之语,她知道老爷派自己在小姐身旁的使命,可是自己与小姐又何不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呢。

醉霞很小就进了沈府,因对戏曲一点没灵感,就做起了小丫环,曾经也不知挨了多少鞭子,总没长进,看来也只是丫环命吧。

因自小就在青婉身旁,无论怎样,青婉也是沈府公认的小姐呢。因青婉是老爷收养的,那是老爷太太走难闯北,后来却一夜间发达起来,但戏班子并没解散,只给那些高官闲达之人演出。穆雁与青婉可是戏班子里的台柱子。

青婉自小在沈府长大,自从青婉进了沈府,没几年沈夫人就一连生了几位小姐和公子,也就对青婉不再太多疼爱,青婉自幼对戏曲热爱的不得了,好似自己就是为戏曲而生似的,她演的虞姬别人再难超越。这使老爷太太总会另眼看待照顾些个。

可是自从青婉被那刘步承看上,要娶了做七姨太,刘家才大气粗为官一方,多少人想与之有染,同时又有多少人恨之入骨。沈家艺夫妇正是求之不得,尽力的撮弄其事,可青婉心早有所属。

,其实谁又不知青婉与穆雁哥哥,他们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演戏,一个有意一个有心,一对儿好似双飞鸟儿,甜蜜相爱又怎肯轻易相离分呢。

一缕缕轻风袭来,正是桂子飘香季节,青婉顿感有些寒冷,不是身体,好似冷进了心中,想自己从小没了父母,进了沈府,说不尽的是苦与辛酸,虽然自己被叫着小姐,但自己什么身份又怎不知呢。

得知青婉不再坚持抗婚,刘步承内心异常高兴,说不出的良辰美景,念不尽的良缘今生。

沈府也是张灯结彩,一片喜庆。就等着好日子来到,青婉嫁过去,从此沈家攀上高枝,也就此改变下沈家的命运。

可当穆雁闻知此消息却打翻了五味,满腹的伤痛一时间不知向谁去诉说,但自己贫寒的家室又如何与那些高官厚禄的官府去相争执,只有泪水心里暗流。

青婉却显得异常的平静,从那天沈老爷应允了自己与穆雁哥最后一次演一场《霸王别姬》后,青婉就安静的如处子,再没有从前强烈反抗的态度。

也许她已知自己无力抗争,也许她也被栄华富贵的生活吸引,无可厚非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谁又会责怪呢?

就在人们纷扬传言之时,醉霞有些耐不住就来问青婉:“小姐,赎奴婢愚笨,真的不明白小姐怎么会回心转意的。难到穆雁哥……”

“醉霞,不要多问了,只别忘记我叮咛你的话语,记得我要你做的事。”

“小姐,你这又是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,只为演得更逼真些个,因为这是我最后演出,从此绝别舞台,再也不登这舞台了。因此我要真刀真枪的演上一场,也就算了了宿愿,更何况那把剑可是雁哥哥曾相赠与我的定情之物,一场后还是物归原主了,青婉无福相伴此剑,命薄……”

“小姐,你这又何必呢?就真的再无别的办法了吗?我是说你和雁哥哥的事,真的很可惜了。”

说完醉霞就试起泪来,阳光从格子窗透进来,并不晃眼,青婉看着醉霞,就将腕上的一翠镯退下来,轻轻递给醉霞:“拿着吧,留个念想,青婉也没什么亲人,感谢你这些年的伺前伺后。”

醉霞一下就跪倒在地:“小姐,醉霞不敢,如果醉霞哪里不周不到,还请小姐当面指教,打骂都可。怎敢收小姐的祖上之物呢。”

醉霞的一句祖上之物,到让青婉一时间思念起故乡来,还记得青石板,还记得小桥流水,可家又在何方?

在青婉的记忆里,家是很模糊的,是一湾清澈水中的鱼儿,那么自由自在的游进了远方的海,只有一个影子留在了脑海中。

这只翠镯是她唯一与家与亲人相系之物,从她懂事起就有这一只翠镯相伴,没有更多说法,只从师父那里得知此镯是青婉身上唯一物件,一定是祖上之物吧,也许长大后可做相认之线索。

一天天一年年,青婉长大了,戏越演越好,也算红了半边天,可家又在何方?亲人又在何处?

想到此处,青婉不由得泪水盈腮,依在窗前半天没有一丝声响。这一天真是无情无绪。

当一弯晓月升入天空,醉霞进得小姐闺房时,却不见了小姐,心里正纳闷呢,就听从后小花园里传来了小姐的声音: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,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……

一声声,一句句穿过月光,穿过云天,在清冷的荷塘上跳跃,真乃是不听此音,不知什么才叫做断肠。

寻着声音醉霞寻到了小姐,却见青婉一头的散发在轻风中飞舞,一身素装,手里舞着一柄剑,那剑光在月下寒气逼人,不由得一个激灵,醉霞喊了句:“小姐——你这是?”

“哦,是醉霞吗?我再演习一下,几日不登台,有些生疏了。”

一夜无话,天明后,依旧天蓝地阔,太阳将大地抚遍,温暖依然。

夜晚再次降临,月色轻柔,天地清明,花儿在月色的清辉中调落了华彩,鸟儿在月光里迷离。

青婉显得异常平静,坐在镜台前,任由着梳头,化妆,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,散淡的如处子如一缕烟一阵轻风。

却见镜台中一位活脱脱的美人儿跳跃在镜中,两弯秀眉,一点樱唇,水杏似的眼儿,满含春月,抬头挥手间,万般柔情,千中爱恋,好一个难得的二八女儿,究竟心藏多少情怀,几多愁肠,又怎样一段佳话呢?

真怕是红颜命薄,古今难描难画难倾诉。借着几份清冷,慢慢站起的青婉轻轻一个旋转,仿佛间心儿被谁那么轻轻一捏,有些疼痛有些伤感,慢慢一仰头说了句:罢了。

就将醉霞递过的衣裳穿起,看头上化彩辉煌,看脚下莲瓣轻盈,看指尖玉笋葱管儿,看眼中两汪清泉。

轻移莲步,回风卷雪,一身轻松一腔的血热,来到台上,终于见到了多日未见的玖哥哥,鼻腔里一股酸流,心胸中一阵痛伤。

乐音四起,真好似四面楚歌,一步九曲,一指路走了一生,一步舞舞尽了年华,面对这心爱的人儿,青婉心有万语千言,此时都停放在心的最底处。

展开玉指儿,将一柄冷剑擎在手上,低语轻诉般将雁哥哥唤在面前,舞着剑,诉着心肠,今生无有相聚日,来生来世再续缘,生是你家人,死也是你家的鬼,青塚埋情种,坟头化蝶舞。

台下一片安静,人们看直了眼,刘步承只想等戏结束,只想抱得美人归,沈老板只想荣华富贵换去青衫着红袍。

突然一阵鼓点激跃高抗,却见那青婉唱到:荒郊站定,猛抬头见一轮月色碧清……一转身青婉将剑横在脖颈上,就那么轻轻一挥,一汩汩鲜红渐满了舞台渐在她最爱的雁哥哥身上心底。

此时醉霞才明白了青婉要真刀真剑舞一场的用意,才猛然想起那剑可是穆雁哥哥赠给青婉的定情之物呀,是青婉再三叮嘱我醉霞换下道具假剑,真刀真枪演一场。现在总算明白过来,可已无法挽回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青婉露出一丝微笑,心甘情愿的死在了她心爱的人儿怀中。

漫天飞舞的可是我的魂魄,声声震雷般的可是你的呼喊?我走了,为你我情愿以死相搏,霸王别姬,可泣鬼神,青婉的这场别恋亦可惊天地。

然而,谁也想不到的是,当醉霞举着青婉的那只翠镯奔到青婉身边时,也同时奔到台上的刘步承见到翠镯大惊失色:“这可是青婉的吗?这可是青婉的吗?”

青婉走了,用她的热血撼卫了她的爱情,刘步承却疯了,其中还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呢?

《霸王别姬》的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赶紧去抢沙发!
发表评论(请文明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