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缘 » 小说 » 薰衣草花开

薰衣草花开

2016-09-23 15:10 作者:枕雨听风 1602人读过 | 0条评论  相关搜索

1、

“妈妈,薰衣草花开了!妈妈,薰衣草花开!小薰要长大了……”两岁的小薰雀跃地拍着手,在花箱周围巡视着,像个小大人。还不时地俯身闻一闻,用手在小小的紫色花瓣上摸摸。那一排薰衣草,蓝紫色花穗,挺立的花枝,开得齐整有序,那么深沉而宁静。

蓝紫伊微笑着抬起身子,轻抚着女儿柔软的头发:“小薰,给妈妈画一朵薰衣草吧?”“好吧,我画朵最美的薰衣草送给妈妈!”小薰奶声奶气地回答着跑开,乖巧地坐回一张小桌上,开始认认真真地画了起来。

紫伊重新躺回躺椅上,微眯着眼,看着阳光穿过浓绿的树荫,一闪一闪,如鱼般跳跃着。微风拂动着她利落的短发,薰衣草的香味在心间弥漫。

薰衣草花开半夏,它的花语是——等待爱情。等待爱情——多么浪漫而忧伤啊!自己的生命也如薰衣草一样正在尽情绽放,可是我完整的爱情呢?还需要静静等待。紫伊淡淡地苦笑着。

2、

紫伊不知道为什么对薰衣草情有独钟!或者因了名字,有些偏爱蓝紫色的花吧。某天,从网上看到一张图片,前景一张休闲圆桌,一盏装有咖啡的白瓷杯,背景是一片壮观的紫色花海,蔓延至天际。紫伊的心被那一抹紫淹没了。她久久地看着那张图,心似乎漂向遥远的地方。

那是普罗旺斯薰草庄园,是世界上著名的薰衣草园,在那浪漫而迷情的地方,是梦开始的地方,是爱情开始的地方。那时,紫伊还是高中的学生,那片花海在紫伊的心间根植,也许有一天,她会与爱的人牵着手走进那片紫色梦幻的花海中。

每一个生命都生如夏花,紫伊不知道她的人生将会遇上谁,为谁倾情绽放。或者花开沉寂,波澜不惊,寂寂一生。

3、

紫伊从小就是一个沉静的女孩。长大了,依然留着一头柔顺的长发,齐刘海衬着她娇好的脸庞,乖巧柔顺如邻家女孩。从服装设计专业毕业,顺利当上一家中型服装公司的设计师。工作两年了,受公司高层和首席设计师高端、上档次、世界潮流等口号的影响,紫伊大部份时候只能照他们的思路,中规中矩地画图打版。作为一名设计师,紫伊也希望设计出属于自己风格的服饰。

紫伊很想独自去远方走走。也许,神秘的远方总会给人带来新的希望与梦想。那年仲春,紫伊请了年假,只身来到碧海蓝天的三亚。她的心思不在那些景点上,她看着身边飘过人群,她多希望自己独立设计的服饰能为人群添上一抹不一样的精彩。很多时候,紫伊只想沐着椰梦长廊的海风,静静地呆着。

4、

那个如梦般的午后,紫伊又躺在椰梦长廊的沙滩椅上。海天一碧,午后的海风带着一丝远方的清凉,好像也染上了梦幻的蓝色,拂过她长长的发丝,沁入肌肤,又跳跃上碧绿的树梢,阳光闪耀而来。紫伊就这样躺在椰梦长廊的沙滩椅上,眯着眼感受着风,感受着斑驳的阳光如鱼般在浓荫间闪耀,然后放任思绪天马行空,这是她闲暇时最喜欢做的事。

突然有个低沉的声音在她右侧响起:“你也喜欢看阳光穿过绿荫的斑驳光影!”紫伊寻声望去,在她右边的椅上躺着一位男子,硕长的身子伸出椅子一大截,一套白色的运动短装衬着他略显黝黑的肤色,透着一种健康与健硕之美。一头浓密微卷的头发在风中拂动着。一脸平静的他,微眯着双眼在绿荫中流连着,好像他原本没说过话。紫伊嗓子有些发干,发不出声来,只干咳了一声,紫伊以为那是幻听,又继续眯眼捕捉绿叶间那如鱼的阳光。

微风徐徐,阳光点点在叶间穿梭,那男子不时冒出一句话:“她也喜欢这里的天和海还有微咸的海风……”“她喜欢将一头长发垂到椅后,让风来抚摸……”“她喜欢紫色,喜欢薰衣草……”“她有个梦,就是和我一起去普罗旺斯,感受那片紫色花海的浪漫……”“我没来得及让她实现这个愿望……”男子的声音伴着海潮轻轻地波涌着,似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找人倾诉。每当紫伊转向他时,他又那么平静,一动不动。紫伊总感觉自己似梦似醒,可又那么清晰。

一个午后,紫伊成了他最好的听众,伴着海潮声,静静倾听,默默陪伴。当身边的人群渐渐多起来时,他们同时离开这片沙滩。临走时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,紫伊能看到他眼神中有一丝莫明的亮光。而紫伊似乎就迷失在那片眸光中。

5、

或许真是缘份使然,后来几个清晨与黄昏总能在海边相遇。在有限的交谈中,方知他是个建筑设计师,彼此同住在一个城市。离开三亚时,互相留了手机与QQ。一年下来,他们或在QQ上交谈,或在电话里问候,或在一起喝杯咖啡,或吃个饭……在交往初期,紫伊被他的故事吸引,他们的话题总带出夏风的前女友——刘芸。

刘芸是夏风的高中同学,他们从高二就开始谈恋爱了,直到大学毕业、参加工作。多少次家长的棒打鸳鸯都不曾让他们分开。可就在刘芸即将完成最后一学期的支教,准备回来与他结婚时。她为救落水的学生,永远地留在了那个小山村。刘芸是那样热爱生活,喜欢旅游,紫色的薰衣草是她的最爱,她是一个喜欢许多美好事物的阳光女孩。每当说到最后,夏风总会重复说一句:“她从小怕水,不会游泳,如果那天我在就好了,她就不会……”

两年过去了,夏风似乎也放下了,才敢重游三亚,以缅怀过去的点点滴滴。三亚是他与刘芸第一次一起旅游的地方,没想到这次却让他遇上了紫伊。他们的爱让紫伊感动,而深情的夏风,让紫伊的心悸恸。在夏风的描述中,刘芸似乎与自己有几分相像,紫伊的心有一些欢喜,却又有些惆怅。

6、

不知是海南的碧海蓝天让紫伊脑洞大开,还是夏风的出现让紫伊灵光乍现,紫伊设计了“蓝色清风”系列男女服饰。由白、天青色、浅蓝、深蓝有机搭配,加以亚麻轻柔飘逸的质感,如海上吹来的风,清新、爽眼。也许那年正好赶上国际流行色——蓝色,这一系列服饰居然让那个刁钻的首席设计师接受了。虽然最终首席设计师做了些细微的修改,并厚颜无耻地冠上他自己的大名,而紫伊的名字只在助理位置上,紫伊还是欣喜万分。

新装发布会有台T台秀,紫伊邀请了夏风前来观看。清风阵阵,衣袂翩翩,夏风带着赞赏的眼神,让紫伊如步云端。散场后,夏风微笑着手捧一束薰衣草送到紫伊面前。紫伊迟疑地问夏风怎么知道她喜欢薰衣草。夏风诡异地笑着说:“那天谈起普罗旺斯时,你神往的样子,令人难忘。你还说过,如果有人送你花,你希望是薰衣草。”紫伊欢喜地接过,心中暗道:真是细心又迷糊的男人,我说的是爱人,如果爱人送我花,我不想是玫瑰,而是薰衣草。

7、

相处的时间越久,越能感觉夏风身上有一腔豪迈,也有几许柔情。时光为他抚平了创伤,也为他留下了深沉的印迹。每当她看到夏风凝结的眉宇时,她的心就充满疼惜。与夏风的每一个相遇,她的心就能开出花来,与夏风每个相守,又让她感觉无比安然与宁静。紫伊发现,他是爱上夏风了。也许她在见到夏风那一刻,心就已沦陷,只是当时并不知道。这种爱让紫伊心中洋溢着甜蜜,走在路上,好像身边的花花草草都在向她微笑着,天空即使飘起了雨也是那样可爱。夏风的出现好像让紫伊明白了,爱是灵感的源泉,爱是内心的柔软,爱是一皱眉的疼惜,爱是一回眸的牵挂,爱是生命的一次绽放。

相爱的人总是心意相通的。不需要太多的表白,他们就这样心照不宣地恋爱了。一帘月光、一盏香茗、一条小路、一道风景……都成了他们浪漫的点缀,他们眼中只有彼此,他们沐浴在爱的阳光里。

在那些宁静而美好的时光里,一首英国十七世纪民谣《薰衣草》的旋律一直伴随着他们:薰衣草呀,遍地开放。蓝花绿叶,清香满怀。我为国王,你是王后。抛下硬币,许个心愿。爱你一生,此情不渝……舒缓轻柔的旋律,带着兰草的暗香,一如他们的爱情。

8、

相爱的人总希望长相厮守,他们向往着每一个早晨醒来就能看到对方。夏风选了这处容积率较高,离市区稍远的小区,买下了一楼带小花园的三居室。从装修到花园的布置都是夏风一手承办,当紫伊踏进夏风精心为她设计的小花园时,紫伊心间的幸福溢出了眼眸。夏风在正门种了一片欧月拱门,中间的紫藤架种下了两棵葡萄,架下放着休闲桌椅,还有一个长长的躺椅。而两边长长的防腐木花箱里,夏风特意为紫伊种下两溜薰衣草。紫伊的心似乎已开出紫色的花来。虽然当时的花花草草还没成气候,但紫伊与夏风幻想着花开满园,绿树成荫时的样子,眼眸中闪耀着幸福的光芒。

后来夏风接到一个薰衣草庄园的设计活,那段时间,夏风身上总带着一种特别的含有草药的香味回来,那是薰衣草独特的花香。虽然这个薰衣草庄园面积远不及普罗旺斯的大,但紫伊却充满期待,因为这里面有夏风的心血。他们商量着,度蜜月时,就去拥抱普罗旺斯那片薰衣草海洋,让香草的味道都融进彼此的气息里,随着日出与日落,尽情释放浪漫的幸福时光,

9、

回想起美好的时光,幸福的笑容凝结在紫伊脸上。阳光斑驳地照在紫伊脸上,颤动的睫毛将光线过滤成多彩的光圈,忽远忽近,梦幻迷离。

那天如果自己不乱发脾气就好了,紫伊在心里叹息。只是发生的再也无法改变。

10、

虽然作为建筑设计师的夏风总是心细如发,将紫伊呵护得无微不至。但有时紫伊还是怀疑夏风是否将它当前女友宠着,因为紫伊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与刘芸有诸多相似。可是只要看到夏风的身影,只要接触到他痴缠的目光,一切情绪都融化在甜蜜中。

临近婚期,夏风旧住所已转手,该扔的扔,该搬的搬,夏风正在旧住所整理东西。也许是紧张,也许是太过幸福了。紫伊心里有些发慌。紫伊突然很想最后一次去看看夏风曾经住过的地方。那儿有太多夏风过去的气息,紫伊有些留恋。

下了班,紫伊直接来到夏风的住所。当她轻轻推开门,想给夏风一个惊喜时,却见夏风背对着门,手里拿着什么,一动不动地坐在一堆杂物间,低头看着。紫伊蹑手蹑脚地靠近,正想伸手朦住夏风的眼时,突然停止了。紫伊看到夏风手里拿着一张相片,相片里是一位女孩,一头顺溜的长发,齐刘海,一双大眼正看着镜头,微笑着,一脸的幸福……不认真看,紫伊还以为是自己的相片,再细看五官神态与自己有几分神似,却分明不是自己。紫伊的心揪紧了,原来这就是刘芸,原来夏风一直说以前的一切都烧了,都忘了,全是假的,他还保留着这张相片,用以时时缅怀着。也许夏风只是因为自己与那刘芸有几分相似才爱上自己,也许自己只是一个替身……紫伊不知是恼怒、是妒忌、还是恨。爱太深,痛更切,那天她与夏风吵得不可开交。

与夏风交往以来,紫伊了解夏风与刘芸的点点滴滴,为他的重情重义,紫伊无比心疼。直到紫伊与夏风关系密切之后,夏风再也不曾提起刘芸。也许他是怕伤害自己,也许是怕触痛过往。在夏风不停劝哄、哀求与自责下,紫伊答应原谅夏风,只要夏风肯带紫伊去刘芸支教的地方看看,只要夏风愿意与她一起到刘芸的坟前,告诉刘芸,他已爱上紫伊了……

11、

爱有时是那样伟大,伟大的可以包容一切;有时又是那样狭隘,狭隘的希望对方心里只有自己。紫伊不知道当时为何要那样任性,又那样残忍,非要与死去的人争风吃醋。

那是个雨季,当紫伊与夏风披风沥雨还未到那个小山村时,山体滑坡,山洪爆发了,他们的车被困在半路上无法前行,也无法后退。土、石、折断的树随着洪水奔涌而下,河水一下子漫上了路面。有手脚利索的几个男子拽着路边的藤条爬上山逃命去了。紫伊让夏风也爬上去,她知道自己会拖累夏风。夏风却怎么也不听她的。

大风、大雨撕扯着满山的树木,树木疯狂地甩动着零乱的头发。紫伊恐惧地躲在夏风怀里低泣着:“不管你是爱我,还是爱她,我只要我们好好活着,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……”紫伊的话被风雨撕裂得零零碎碎,她不知道夏风是否听到。

旁边有一位用丝巾围着脸的孕妇害怕得双手护着高挺的肚皮,正在瑟瑟发抖。夏风伸出手将她与紫伊揽入怀中。水位还在上涨,大家纷纷往车顶转移,希望河水别涨得太快,希望老天能让他们躲过一劫。可是老天不发慈悲,水位渐渐逼上来了,有几个在边上的人不小心已掉入湍急的洪水中。风雨声、求救声、哀哭声一片。

有一棵较大的树被大风拔起一半,由于树根茁壮,弯了下来,横在车顶附近。夏风观察着,托着紫伊游过去让她往树上爬,回头又将那位孕女费力地托上去……风雨交加,紫伊知道他体力不支了,拼命叫着:“夏风——夏风——”而夏风已消失在湍流中。雨水、泥水、和泪水将紫伊淹没,可是她的夏风不见了……

12、

紫伊每每想到这一幕,心便收缩成团,气息哽在喉间,好像经过一场嚎啕大哭而背过气一样。眼里蓄起了一池汪洋,眼睑一动就会决堤。

当她与孕妇被救助队的游艇救起后,那个孕妇生下一个女孩,便撒手人寰了。临终前那孕妇紧拉着她的手让她一定要收留下她的孩子,因为孩子的父亲是个虐待狂,这次她是为了孩子才下定决心跑出来,准备躲在乡下亲戚家生完孩子,再另谋出路的。她希望孩子找个好人家。紫伊看着她满是伤的脸,明白她为何围着丝巾了。

紫伊身上也有好几处擦伤,她已顾不上这些了。她拔拉开人群,在医院、接待处、临时帐房……四处打听夏风的下落,却一无所获。一个星期后,她办理了领养手续,将孩子带回家时,自己却手足无措。从远在千里之外赶来的父母极力劝她将孩子送人,或送进收容所,或者让他们带回去养。紫伊怎么也不答应。这孩子是夏风用命换来的,如今夏风找不到了,她就是自己最好的陪伴,再怎么不容易,她也要好好抚养好她。紫伊为她取名夏小薰。

那场洪灾失踪了很多人,也被救起了很多人。紫伊加入到各个民间救助组织和寻找失踪者组织。与大家帮着救助了一些人,也为一些家庭找回因灾害失踪的亲人,可是她的夏风依然无影无踪。

13、

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,紫伊的电视从早到晚只播放新闻频道,希望从中能看到一丝夏风的消息。每天与灾区救助队、附近的派出所、民间互助组织联系,生怕错过夏风的消息。一天一天,紫伊心头的希望之火正一点点地熄灭。

紫伊万分绝望。可是身边的小生命却并不怜惜她,日夜啼哭着。泡奶、喂食、换尿布、洗澡……紫伊手忙脚乱地从妈妈那临时学来的招数,都被夏小薰的哭声一一化解了,她不知该怎么应付这个小人儿。她心间充满失去夏风的疼痛与无助,还有对小生命的怜惜。许多时候,她只能抱着小薰一起嚎啕大哭。哭过之后,头脑慢慢冷静了,她必需坚强起来,还有一个小生命需要她的照顾呢!大半个月之后,她渐渐摸清了小人儿的习性,才算可以安然相处。那段日子如果没有小薰相伴,也许紫伊真的会崩溃。

14、

三个多月后,当紫伊抱着发烧的小薰去住院时,听到护士说起,有一个在洪灾中的病人从乡下医院转来,一直处于昏迷中,今天终于醒来了,有些神志不清,也找不到他亲人。紫伊细加打听,与夏风颇为相像。

当紫伊迫不及待地来到那间病房时,她看见他左脸上有一道长条型刮伤疤痕,泛着暗红,那样刺目。人黑瘦黑瘦的,眼睛也少了神彩。但他真的是她的夏风。紫伊泪水无声地滑过脸颊。她紧抱着夏风,再也不肯放手。夏风也紧紧抱着紫喃喃地念叨着:“芸,芸,你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紫伊傻眼了,夏风的记忆只有刘芸。他以为救紫伊就是救当年的刘芸吗?

原来那天,夏风在急流中,抱住一棵小树,飘到十里开外了。当他被救上来时,已陷入昏迷状态。等他醒来已近三个月过去了。虽然夏风一切无大碍,但关于紫伊的记忆却有些偏差与紊乱。医生说可能是头部受到某些东西撞击所致,暂时没有好的治疗方法,只能靠家人慢慢帮助恢复,或者也可能一直保持记忆片断遗失的状态。紫伊心里五味杂陈,但只要她的夏风回来就好。

15、

两年前,紫伊为了能照顾小薰和夏风,她辞掉了服装设计师的工作,自己在家开了一个叫“夏风衣袂”原创服饰工作室,自己设计、打版,然后送到熟悉的工厂加工,并在淘宝网开店定购。返璞归真的风格,亲民而有民族特色。虽算不上风生水起,却也时有订单。

去年紫伊以夏风与刘芸的故事为灵感,设计了“素简流云”系列,以白色为基调,加上他们的故事,网店一下子热卖起来。今年紫伊又以她与夏风的故事为灵感,设计了“薰衣草之恋”系列优雅女装,并分享了自己的故事。网店的生意更加火爆,好评如潮。紫伊看着客户晒出的一张张靓照,内心无比满足与平静。

有些知名服装企业找她做设计师,或者邀请她与公司合作参加高端的设计比赛。紫伊拒绝了。她不希望被束缚,她知道每种花都各有姿态,她需要保留自己的个性。哪一天瓜熟蒂落,成熟了,也许她自己会去参加比赛的。

16、

两年,两年多的光阴如流水般流走。她已经带着夏风走过许多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,她相信在她的努力下,会唤醒夏风的记忆,她的夏风会完完整整地回来。

现在,夏风脸上的疤痕已淡了很多,紫伊劝他去整整容或磨磨皮。他却不介意。其实紫伊并不在意那道疤,就像她不介意夏风心头的那道疤痕一样。她只要夏风在身边就好。夏风有时叫她芸,有时又叫她伊伊。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芸还是紫伊了。也许她的生命就如那薰衣草一样,唯有等待。

那座薰衣草庄园已初成规模。夏风正在做些扫尾工作。夏风昨天告诉她薰衣草已开放了,下星期带她们去看薰衣草。明年带她去普罗旺斯,圆她那个多年的梦。

17、

生命如夏花一样绽放,有多少人走进她的生命里,如那抹紫色薰衣草一样,留下深深的印迹。又有多少人能与她携手同行,相扶相持走向另一个明天。

枝上的阳光依然如鱼般在叶缝间跳跃,小薰的叫声让她的思绪收回。小薰拿着画纸跑了过来:“妈妈,我画完了,你看,你看……”她快乐地拿着她的画跑到紫伊身边,她似乎受到夏风和紫伊的熏陶,从小对画画感兴趣。他们在认真画图时,她也在边上点点画画,并且画得有模有样。紫伊看到画中那一小丛开放的薰衣草前,还有两大一小的三个人,手牵手站着。小薰比划着,发出柔软的声音:"这是爸爸,这是小薰薰,这是妈妈,芸妈妈……哦,不是,不是,是伊伊妈妈……”

“谁是伊伊妈妈呀?我的小薰薰……”“爸爸回来啰,爸爸回来啰……”小薰挣开紫伊的怀抱,扑向门口的夏风。夏风一把抱住小薰,在半空中转了半圈,又在她脸上又亲又扎。紫伊走到夏风身边,夏风将她一起拥在怀里,轻轻在耳边呢喃着:“伊伊,我的小伊,属于你的薰衣草开了……”紫伊闻到了夏风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味,她幸福的微笑也沾染上薰衣草的神秘气息……

《薰衣草花开》的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赶紧去抢沙发!
发表评论(请文明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