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缘» 散文 » 遥望,那弯弯的月亮

遥望,那弯弯的月亮

2018-07-21 02:00:10 作者: 蓝月长风 1213人读过 | 0条评论   相关搜索

遥远的夜空,有一个弯弯的月亮,弯弯的月亮下面,是那弯弯的小桥。每当听到这首歌曲的时候,仿佛心中也充满了莫名的惆怅和淡淡的忧伤。据说作词曲的李海鹰是坐在自己家里一边看电视,一边很随意地写出来的。而对于离开故乡的人来说,聆听这首带有乡土气息,朴实而优美的旋律,仿佛看到了夜空、弯月、小桥、流水,那静谧安详的意境,就好象回到了故乡那美丽而古朴的村庄。而那些尘封的往事,有关童年的记忆闸门也便悄悄地打开了。

小时候,每年的寒暑假,母亲总是要把我送到三十多里路远的姨妈家去,一是让我走走亲戚锻炼我的胆识。二是我经常欺负妹妹,把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也可以增长感情。三是交给姨妈放心自己也少操心。我有三个姨妈,最难忘的是在二姨家的那些日子。二姨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出了县城下了山坡,沿着那弯弯曲曲围绕着山川的河流旁边的石板路一直往前走,再穿过几块水田埂,就可以看到二姨家那绿树掩映下的灰瓦了,屋后是青翠的山丘,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延绵至山巅,特别是有月亮的夜晚,饱含了无限的诗情画意,也留下了童年的几多遐想,静如诗,美如画,还有记忆里那延绵不绝的情意。

二姨家里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,分别叫华哥,富哥。大概是希望他们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吧。大的姐姐很能干,第二个姐姐是领养的孤儿,小的一个姐姐是哑巴,不过聪明伶俐,只有二姨不厌其烦地和她交流,打着只有她们才懂得的手势。姨夫是乡村理发的,平时都靠种地为生。二姨是个性格开朗心地善良的人,有空还乐意给青年男女帮忙牵红线,所以衣兜里经常有喜糖瓜子什么的,每次一回来总是轻轻地先叫我过去,在我脸上响亮地亲几下,然后再笑呵呵地把东西给我。吃饭的时候,别人都吃玉米稀饭,只有我吃的是干饭,而且还是放了油盐的。我曾经在二姨做饭时去观察过,原来是在玉米饭和锅盖之间加了一蒸笼,单独蒸了一碗大米饭。每次吃饭时我都能感觉到哥哥姐姐那羡慕的目光在我碗里穿梭,但是谁也没有说什么。我知道在那个年代,这样的一碗白米饭对于我家来说是很平常的,可是在普通的二姨家里,对于哥哥姐姐来说是多么的奢侈。

虽然二姨对我特别优待,哥哥姐姐并没有因此排斥我,而且对我很友好。想到自己对爱哭的妹妹那般横行霸道,心中不免有些惭愧。记得有一次,我在一颗核桃树下仰望他们用竹竿去敲打核桃,突然一颗核桃不偏不斜正好落在了我的头上,其实并不是很痛,我便大声地哭起来。这时,二姨飞快地跑过来,刚好看到拿着竹竿的哑巴姐姐,抢过来就是一阵追打,她便委屈地哭着跑了,也没有半点怪我的意思。还有一次,我看到菜园旁边一颗树上绕了很多根藤叶菜,我知道那菜可以做汤和下面条吃,于是爬到树上把那些菜叶全部都摘光了,这时富哥看到一地的菜叶,急忙蹲在地上去捡拾,并催促我快下来。然后自己先跑回去了,等我回去的时候,我看到二姨拿着扫帚正气愤地打在富哥的身上,说那菜要吃好多天的,谁叫你全部摘掉呢?当我怯怯地说是我的时候,二姨这才停手,当然一点也没有责怪我。随后我看到二姨轻轻地撩开富哥的衣服,查看有没有伤口,满眼的怜爱。还有那些月儿弯弯星光满天的夏夜,在二姨家的院子里,总是会有人轮流着为我摇蒲扇驱赶蚊子,给我讲开心的故事。

后来我稍微大一些,就不愿意去二姨家了。即使难得去一次,二姨依然还是那般热情,依然要在我脸上亲一下,叛逆的我就会嘟着嘴用手狠狠地擦拭以示反感,二姨还是呵呵地笑。再后来,读书,工作,结婚,生子。即使几年才去看一次,也是匆匆地当天就走了。离开故乡这么多年,也只能从电话里了解一些情况,二姨也日渐苍老,如今已是近八十岁的老人了,但是她从没忘记过关注我的消息。姨夫去世的早,两个哥哥分别住在自己的新居,二姨就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老屋。她在孤老之年不顾儿子的反对,还执意收养了一位遗弃在路边的女孩,抱回来好不容易才养活,现在女孩已经结婚了。或许是二姨喜欢多管闲事,让家人对她都不理解。

这几年,二姨有些老年痴呆症,去年夏天去母亲家走错了路,母亲找了两三个小时才在另外一个村找到。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二姨又不幸摔倒在自己家后面那条美丽的山路上,那是她走了几十年的小路,家人找到她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了,可怜的二姨一个人在山路上冻了一个晚上。小路到处杂草丛生荆棘密布,现在的乡村水泥路都到家门口,很少有人走路了,可是二姨还保持着那过去的习惯。二姨的腿摔断了,去医院住了一个星期,不知道为什么就回家了,而且腿断了却没有接上。如果是钱的问题,现在的农村医保都可以报销百分之九十。如果是照顾的问题,谁又没有这份责任呢?在我记忆里,小时候那些善良纯朴的哥哥姐姐都是怎么想的呢?现在的生活富足了,可是有些心灵却并不富足。现在乡村文化层次提高了,可有些思想却依然贫穷。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?二姨一辈子只为别人着想,想不到晚年生活却是那么的凄凉。

母亲说,你年底回来怕是见不着你二姨了,她身体虚弱得就只剩皮包骨头了,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照顾不周到,只怕是熬不到这个春节来临了。听到这里,我只觉得心好疼好疼!却是帮不了任何的忙,哪怕给她递上一杯白开水!在匆匆的岁月里,淡忘了很多事,也淡忘了很多人。可是,那偏僻的小山村一直住在我记忆深处始终青翠盈然,二姨那亲切开朗的笑容也始终一路伴随着我。拨通了电话,叫一声二姨,我泪如雨下。生活有太多的无奈,这个时候,我却在千里之外。放下电话,茫然望着窗外,不想说话,任热泪肆无忌惮地奔涌着释放心中的酸楚。

是谁说的,生命是一首歌,月圆是诗,月缺是画。可今夜,我遥望,那一轮弯弯的月亮,冷冷地挂在遥远的夜空,惨白地照在今天的无奈世俗里,照在二姨家屋后美丽的山间小路上,默默地承载着人世的寂寞与忧伤。顿时,我的心也充满了惆怅,不为那弯弯的月亮,只因那弯弯的忧伤,早已穿透了我的胸膛。

编辑:

赞一个 (1)

《遥望,那弯弯的月亮》的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赶紧去抢沙发!
发表评论(请文明评论)